繁體

蝶豆花毒素说法胡扯 中医:“凡多必毒”要适量!

蝶豆花毒素说法胡扯 中医:“凡多必毒”要适量!

0
667.0

(2019年4月20日)蝶豆花(蓝花)有毒?专家指出,研究已证实蝶豆花的花部不含毒素,惟接下来仍需做根部样本测试。中医师则认为,蝶豆花含毒素的说法绝对是胡扯,但还是强调任何食物一旦摄取过量就可能形同“凡多必毒”或对人体造成危害的情况,劝请民众饮食上都要适量摄取。 

日前谣言指饮用“蓝花水”会引起头疼,若要避免中毒,应去掉底部青色部分及中间部分,只使用花瓣。

报道:曾丝苛、杜敏怡

马来西亚理科大学化学验校讲师林银杰博士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说,该校曾采取蝶豆花样本进行“细胞研究”及“动物研究”,证实蝶豆花的花部不含毒素。

林银杰:该校曾采取蝶豆花样本进行“细胞研究”及“动物研究”,证实蝶豆花的花部不含毒素。

“惟,目前还未对根部进行测试,为此,他吁请民众提供蝶豆花的整个根部(长度从泥土上至茎部为一寸),助该校展开更全面性的研究。”

林银杰说,该校细胞研究学讲师王膺通博士于早前蝶豆花盛行时,使用该花展开细胞研究,而测试结果显示,该花确实有抗癌作用,并且不含毒素。

他续说,他本身与化学系学生于2年前再次进行动物研究,通过喂养6只拥有老人家记忆力特征的白老鼠(每只约200至250公克)蝶豆花萃取物,在28天实验后,测试出蝶豆花并没有增强老人家记忆力的作用。

“不过,在解剖老鼠时,它们的器官也没有出现任何不正常的现象,这也证明了该花不含毒素。”

不过,他坦言,大多民众因顾虑到摘取蝶豆花的根部后,整棵植物就无法生存,因此该校仍没有根部样本进行研究。

他也說,欲提供者可把有关根部邮寄到该校化学验校:School of Chemical Sciences,Universiti Sains Malaysia,11800 USM,,Pulau Pinang.(Attn: Dr. Lim Gin Keat)。

林银杰:物极则反   劝民众勿过量饮用

林银杰表示,目前还未有研究人员针对蝶豆花对人体方面进行研究,因此无法计算所谓“过量”的分量为多少。无论如何,他认为,物极则反,器满则倾,民众受劝勿过量饮用,并需观察饮用后的身体反应。

蝶豆花近年来在国内外饮食界掀起一阵热潮。

他建议,一个人每天可摄取不超过2公克的蝶豆花萃取物。“如果摄取5至10公克的蝶豆花萃取物,那可能就过量了。”

他指出,由于每个人的体质都不同,所以民众需观察饮用蝶豆花水后,个人的身体反应。如身体出现不适、反胃或任何异样,需咨询医生。

中医:不鼓励长期服用降血压药物者   受伤人士饮用蝶豆花水

大马著名中医师兼马来西亚抗癌协会总会长谭文杰说,蝶豆花含毒的说法只是胡扯,不过,他不鼓励长期服用降血压药物者,或受伤人士饮用蝶豆花水。

谭文杰:蝶豆花含毒素的说法绝对是胡扯,但还是强调任何食物一旦摄取过量就可能形同“凡多必毒”或对人体造成危害的情况,劝请民众饮食上都要适量摄取。

谭文杰表示,蝶豆花只是一种民间吃法,不属于中药,也称不上是食疗。不过,偶尔摄取蝶花豆萃取物,可达到明目利水的功效,惟,任何食物一旦摄取过量,都会变成一种毒。

他指出,它具有降血压作用,因此对于长期服用药物的高血压患者来说,或会变成降血压成分太重,而导致血压过低,引起晕眩。另外,它具有稀血作用,会对伤者的康复造成影响。

他建议,以一人份作为标准,每杯使用2至3多蝶豆花冲泡,一周饮用2至3次,是属于适量。此外,尽管加入饭或糯米中的量不多,但同样不建议每天食用。

另一方面,对於有关孕妇不宜饮用的说法,他直言,还未有任何医学研究证明,孕妇可咨询医师或医生,让他们依据不同个体作出判断。

网传男子喝一年多“蓝花水”头疼   不少人半信半疑

蝶豆花常见于本地传统娘惹糕点,而近年来,蝶豆花亦在国内外饮食界掀起一阵热潮,纷纷在食物或饮料中沾染梦幻蓝色,为食客的视觉与味觉带来另一番惊喜。

日前,社交媒体上疯传一段1分钟24秒的录音讯息,一名男子声称喝了一年多的“蓝花水”之后感到头疼,并到槟城南华医院接受治疗,还说该院医生指,很多人也因喝了“蓝花水”而头痛,若要避免中毒,应去掉底部青色部分及中间部分,只使用花瓣。惟,被点名的医生在事后已澄清此事不实。

“Projek Nasi Lemak”营业3、4年以来,使用蝶豆花制成椰浆饭,向来都有去除蝶豆花绿色部分的习惯。

“Projek Nasi Lemak”老板曹明伟说,谣言传出之后,不少人半信半疑,对使用蝶豆花的业者造成不公,为了解除顾客们的疑虑,他已在第一时间向卫生局求证,而当局称,虽然不含毒,但建议业者去除蝶豆花末端绿色的部分。

无论如何,曹明伟指出,蝶豆花可治高血压及大颈泡(甲状腺肿),该店营业3、4年以来,使用蝶豆花制成椰浆饭,向来都有去除蝶豆花绿色部分的习惯,因为他们发现,若加入绿色部分,煮出来的饭会呈一种类似野草的腥味。

“莉儿娘惹”老板娘:多人对蝶豆花一知半解

“莉儿娘惹”老板娘也说,娘惹糕行业数十年来都使用蝶豆花制成蓝色的糯米糕,惟,许多人对蝶豆花一知半解,轻信谣言,甚至越描越黑,近日亦有顾客向她提出蝶豆花有毒的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