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16民主行动党各级领袖打脸内阁,谴责彻底边缘化STPM生!

16民主行动党各级领袖打脸内阁,谴责彻底边缘化STPM生!

0
1.5K

(2019年4月25日)昨天,内阁议决,即把大学预科班(Matriculation)的2万5000个学额大幅度增加至4万个学额,并继续维持土著90%,非土著10%的固打制。有关决定引起民主行动党16名各级领袖的不满,进而联署发表文告谴责内阁的决定,认为有关决定将进一步恶化大学收生不公的现象!

这16名联署的行动党各级领袖包括了国州议员和社青团领袖,名单如下:

1.陈泓谦(民主行动党亚庇区国会议员)

2.邹宇晖(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

3.梁誉升(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

4.郑鸿杰(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总秘书)

5.梁耀雯(民主行动党直凉区州议员)

6.张玉刚(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

7.李政贤(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

8.郑传毅(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政教主任)

9.吴家良(民主行动党社青团中委)

10.李伟翔(民主行动党社青团组织秘书兼槟州团长)

11.李明康(民主行动党社青团直辖区团长)

12.古征东(雪州社青团署理团长)

13.陈泓宾(民主行动党士古来区州议员)

14.黄文标(民主行动党巴占区州议员)

15.杨敦祥(民主行动党北干那那区州议员)

16.黄益豪(民主行动党文打烟区州议员) 

大学先修班生(STPM)将更难进入大学 

这16名民主行动党各级领袖发表联署声明指出,在不透明入学制度下,大学预科班学生都拥有比STPM学生更高的机会进入大学,尤其是首要大学的热门科系,若增加预科班高达1万5000名的学额,将进一步挤压已经苟延残喘的大马高级教育文凭学生进入大学的机会。

摧毁STPM多年来建立的文凭认受性与公信力 

即使预科班的文凭不如大马高级教育文凭文凭一样广为世界各地大学承认,许多非马来人学生依然争破头要挤入预科班,为的就是要获得一张“大学入门票”,这是因为预科班不论是在考试积分或课外活动得分都比大马高级教育文凭来得更加简易,更因为这样的因素,进入首要大学的热门科系往往获得优先权。

综合各种不利的客观因素,未来将越来越少人报考大马高级教育文凭,大马高级教育文凭多年来建立的文凭认受性和公信力将逐步被摧毁。

不利大学学术表现

他们也指出,增加预科班学额后,大学也将扩大收取预科班学生的数量,在越来越少学生问津大马高级教育文凭下,大学招生将大幅度倾向预科班学生,在预科班文凭学术认可性并不如STPM的情况下,将不利本地大学的学术表现,也直接影响各本地大学冲击世界大学排名的努力。

不符合经济效益 

另外,他们都认为增加1万5000个预科班学额,将肯定为国家财务带来极大的负担,因为预科班是独立个体的学院式经营,并不像大马高级教育文凭一样附属在中学;而目前2万5000名预科班学生分布在全国17间大学预科班,平均一间预科班学院要承担1470名学生,若再另外增加多1万5000个学额,则等同于要多10间预科班学院的规模才能承担这些额外名额。

该联署文告也指出,教育部文告里提到或将可能借用师训学院作为预科班用途,但也必然在硬体和软体上增加设备,加上预科班学生享有每月250令吉津贴(一年两个学期一共十个月,就是2500令吉),多1万5000个学额,就是一年要多3千750万令吉,对目前面对国家财务困境的政府来说是一笔不轻的负担。

另一边厢,各地中学本来配备齐全的大马高级教育文凭则因为乏人问津而被关闭,完全是一种浪费资源的体现,根本不符合经济效益。

提出建议解决大学预科班争议

基于以上几点,该16名各级领袖也提出了一些短期建议来解决大学预科班带来的争议,让政府作参考。有关建议是为了避免一些有心人士,尤其是一些以种族情绪捞取选票的政客炒作。

首先,这16名各级领袖促请大学中心单位(UPU)在审核学生入学申请时,各大学和各科系都应该是录取50%预科班生,50% 大马高级教育文凭生,以达至“两试平衡”,不再偏袒预科班生,边缘化大马高级教育文凭生。

另外,这16名领袖要求公开各大学各科系最低CGPA(预科班与大马高级教育文凭)积分要求,以让学生在填写入学志愿时能够有一个明确的参考,减低优秀生因为填写入学志愿时的一些技术性失误而导致无法进入属意科系的机会。

第三,他们也呼吁检讨大学预科班的积分制度,透明公开各学科考获等级的分数及要求,提高预科班考获4.0的门槛,避免黑箱操作积分,让预科班成为进入大学的“后门”。

第四,他们也呼吁教育部检讨大学预科班的课外活动分数,如现有预科班课外活动等同于州际级别,但大马高级教育文凭课外活动却等同于校际级别,此不公区分,让大马高级教育文凭生永远在这入学的最后关键10分落后预科班学生。

他们认为,短期来说,只要做到以上的解决方案,即使大学预科班只维持目前的学额数量和非马来人10%的配额,都能有效减少STPM优秀生无法进入大学或属意科系的事情,更不会发生所有人都要涌进预科班,而越来越少人害怕报考大马高级教育文凭的窘境。

长期来说,内阁不但不应该增加大学预科班学额,反而应该逐步减少,循序渐进朝向统一国立中学的大学入学试为方向,终极目标应该是废除大学预科班,让所有人都报考历史悠久、具有学术认受性和社会公信力的STPM,让所有族群站在公平的入学起跑点,就算要设立扶弱政策,也应该以“需要”为基础,不是“肤色”为基础。

“我们衷心希望内阁能够从善如流,从短期解决方案做起,逐步落实不分族群的入学正义,打造一个公平的马来西亚,不要再让STPM优秀生流泪和含冤,我们必须紧记,改朝换代不是为了延续前朝的腐败,而是为了打造美好的未来给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