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行撞死人”黄佩雯上庭 怒吼记者“别再拍!” “我看不到路了!”

“逆向行撞死人”黄佩雯上庭 怒吼记者“别再拍!” “我看不到路了!”

0

(大山脚20日讯)涉及两年前在南北大道逆向行驶撞死人的21岁女司机黄佩雯,今日上庭答辩时,被媒体追拍时显得不耐烦,激动大吼“不要拍”!

被告上午9时36分左右,由父母开车载抵法庭,并在母亲陪同下抵达大山脚法庭。

戴着口罩的被告,一下车就低头小跑步躲避媒体,并举手遮脸,期间因大批媒体追拍显得有点不耐烦,对着媒体喊:“我看不到路了!”

被告走到女厕前,再次对媒体喊:“不要拍,不会听是吗你们?”,走在前面的母亲则叫她不要多讲话,快点上楼。

忙着躲避媒体的被告,还走错法庭,过后才跟着母亲,走进证人室。

在证人室内,也可听到她家人讲:“这样很丢脸你知道吗?”

在法庭上,在中文通译员沟通下,被告选择在证人栏宣誓自辩。

被告代表律师林文明在庭上,询问被告有何短处时,被告指本身在传达及接收讯息方面有障碍。

随后,律师向推事斯里巴查南蒂妮呈上被告的残疾人士卡(学习障碍)。

有关残疾卡是于2011年发出,并有社会福利局的证明书。

被告一下车,就快步走开闪避记者。

黄佩雯:闪避罗厘 误闯反车道

另外,被告自辩解释,她在2017年3月14日早上约7时50分事发当天,是在汽车城与朋友庆祝生日后回家途中,为了闪避一辆罗厘,而U转误入反方向的通道。

她当时试图转往正确的通道,但因前方交通工具太多,无法停车,只能开双讯号灯求助,但当时没人帮忙。

被告说,她在车子在停下时,已经发生了车祸,她也不省人事。

被告戴着口罩,手遮脸,躲避媒体追拍。

审讯过程与父母眼神交流 主控官要求设隔离

在审讯过程中,主控官安里尔副检察司因发现在证人栏的被告与父母有眼神交流,要求在证人栏处设立间隔,才继续审讯。

安里尔副检察司也提出,被告虽有残疾卡,但仍获得驾驶执照,同时询问被告对交通规则的了解度,并询问被告是否曾在高速公路开车。

被告指对高速公路不熟悉,多数只是在住宅区驾驶,但她曾开车前往母亲在北海的工厂。

询及明不明白反方向驾驶是错误及会造成危险时,被告数次不明白,并指自己表达能力问题,经过一再解释,被告才明白。

由于被告无法正确解读代表律师、主控官,甚至通译员的问题,造成审讯过程缓慢,通译员必须多次重复问题。

律师及主控官,在提问时甚至以模型汽车示范,以方便被告解读。

被告在证人室内,情绪有些激动。

被告在证人室内,情绪有些激动。

新闻背景根据该控状,当时19岁的被告黄佩雯2017年3月14日早上约7时50分,在南北大道134公里处(东埔高架天桥)北上路段,因鲁莽驾驶,造成26岁巫裔轿车司机死亡,触犯交通法令第41条文,一旦罪成,将判坐牢不少过2年及罚款不少过5000令吉及吊销驾照执照不少过3年。

根据报导,被告在事发时,在高速大道逆向行驶,导致车祸二度发生,还撞死一名巫裔青年司机,酿成一死5伤的严重车祸,共有5车1摩哆涉及在内。

相关新闻:

◤少女疑醉駕撞死人◢ 恐怖駕駛! 闖禍少女逆向高速行駛5公里

據知華裔少女(左2)一路快速逆向行駛了5公里,之後才釀成奪命意外。     (圖取自COCO大馬網站)
據知華裔少女(左2)一路快速逆向行駛了5公里,之後才釀成奪命意外。 (圖取自COCO大馬網站)

恐怖駕駛!“疑醉駕撞死人”案的19歲肇禍華裔少女,在撞死人之前,竟然快速逆向行駛了足足5公里!

而從廣傳的視頻可以發現,少女當時的車速非常快。

警方透露,共有4名公眾目擊該名少女危險駕駛,危害其他公路使用者;少女的轎車先在雙溪賴收費站前U轉,擦撞3輛車後,高速逆向行駛5公里後,在第134公里處再撞4輛車(包括死者的轎車),而死者的轎車在被撞擊後,與1輛摩哆再發生碰撞。

檳城威中警區主任聶羅斯在召開的記者會上也透露案,涉及該案的交通工具,共有9輛(包括少女的轎車)。

他說,涉案少女逆向行駛的地點,是該大道第128公里處;女司機從中間車道,突然U轉到最右邊的車道,隨後高速逆向行駛5公里,來到134公里處,再與26歲巫裔死者的轎車發生碰撞,導致後者與1輛摩哆碰撞。

而少女的轎車,則再撞及現代牌轎車、可娜麗轎車及工廠客貨車。

他說,後來二度發生的車禍中,造成1名司機死亡及5名司機蒙受皮外傷。

事發後,少女也因眼睛受傷,被帶往醫院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