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碧融:安华还是首相最佳人选吗?

郭碧融:安华还是首相最佳人选吗?

0

希盟在马六甲州选举中一败涂地,仅在28个席位中拿下5席,成绩比上届的15席来得差。此外,代表希盟上阵亚沙汉及板底昆罗州议席的两名变节议员——依德利斯哈仑及诺阿兹曼也双双落败,可见选民对政治青蛙并不卖账。

最难堪的是,人民公正党角逐的11个席位被“团灭”,以致党内外呼吁希盟及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下台的声浪此起彼落。

希盟已在败选后进行检讨,但所列出的理由并无直击重点,且都归咎于外在因素,其中是投票率低、过于严谨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选票没有颜色等,明显地选择漠视收留政治青蛙的因素,也轻描淡写地表明不能全怪安华。这难免让人觉得希盟根本不重视内部问题,更质疑希盟要如何在下届大选中突围而出呢?

犹记得2018年全国大选时,希盟成功拿下全国政权的壮举无不令支持者们雀跃万分,毕竟在烈火莫熄燃烧了20年后,人民终于能在有生之年见证改朝换代的局面,也对政治改革充满希望。

遗憾的是,希盟在掌权后所推行的部分举措跟国阵相差无几,比如收留政治青蛙、委任败选议员担任上议员、强调土著议程等;但支持者因希盟刚上台,也就没有加以鞭笞,反之愿意让希盟用时间来证明实力。

未预料到的是,上台未满2年的希盟就因“喜来登政变”而垮台,主要原因是土团党退出希盟,及前公正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率领10名国会议员退党。这是希盟支持者心里的痛,也不会轻易原谅那些政治叛徒,但安华偏在马六甲州选举时收留来自巫统的政治青蛙,更把青蛙说成是要协助甲州希盟恢复政治委托的正义之士。

安华早前曾表态支持《反跳槽法令》,但在马六甲州选举中的举动却与本身的立场背道而驰,让人感觉他是一名缺乏原则的领袖。纵然如此,希盟各党领袖、政治观察员等并不认为安华必须因败选而下台,毕竟目前尚未有可以替代安华的人选。

虽然希盟不能在短时间内仓促换掉领军人,但应慎重考虑安华还是首相的最佳人选吗?

纵观安华过去所策划的行动,几乎是以失败告终,随手拈来就有2008年大选后的9·16变天计划、2014年的加影行动,直至近期孜孜不倦于“数人头游戏”,在在显示他已经与改革理想渐行渐远,反之是一名年华逐渐消逝,但急于攀上首相之位的政治人物。

民众过去几十年已经厌倦国阵的霸权,也盼望国内的体制能够朝向健全之路发展,而希盟的诞生就像大海里的一根浮木,所以尽管希盟的行动有违选民期望,比如变天计划企图拉拢国阵议员跳槽,但基于更为崇高的结果,也就不去斥责安华所采用的手段。

其实安华的声望已大不如前,所以希盟再也不能将安华任相视为一张王牌,并忽视人民早已厌倦安华为当首相而典当希盟公信力的心理。

反之,希盟领袖应和安华一起部署让中生代领袖上位,并让老一辈的领袖退居幕后,唯有如此才能让选民看到希盟的未来,也愿意再给希盟执政的机会。

复制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