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责的反对党领袖 拖累了全体在野党

失责的反对党领袖 拖累了全体在野党

0
上周四在国会2021年度财案的二读表决,此前扬言将会坚决反对国盟政府第一份财案的希盟出乎预料反高潮地主动放弃记名投票。折合起来拥有至少108席的在野党竟然破天荒凑不足15名国会议员,而跨不过记名投票的最低门槛人数。

最终,议长宣布财案在二读的政策阶段以声浪表决通过。而首相慕尤丁在财案二读顺利通过后,无论在内阁、国盟和国阵的地位,看起来更为稳固。讽刺的是,反对党领袖安华事后证实,是他本身要求希盟全体议员不要支持记名投票。

一个民主国家反对党领袖的职责除了负责监督与制衡首相与政府部门,他也扛起整合和领导零散的在野党势力,提出有别于现任政府的治国方案,扮演替代首相的不二人选。

遗憾的是,我认为安华无论在国会内外都没履行国会民主体制所赋予反对党领袖的角色,反而自“喜来登政变”之来,他一味只想抄政治捷径,甚至还企图绕过国会完成他的拜相之路。

此次希盟在2021财案二读表决“站不起来”的闹剧虽是希盟集体的策略败笔,但身为反对党领袖和始作俑者安华理应为此负上全盘责任。

安华在二读当天辩称不投票的原因是他不希望让人民觉得希盟拒绝财长所宣布的最新追加津贴。此话出自反对党领袖安华的口中自然显得格外荒谬,完全欠缺说服力。

玩弄国会投票程序

试问若安华当天他握有早前公告天下所谓的“强而有力”的国会支持优势的话,他还会摆出一副以国以民为本的政治家(statesman)姿态吗?只怕二读还未表决,安华已迫不及待地在国会宣告他即将取代首相慕尤丁。

再者,安华的说辞“我告诉希盟议员们让财案现阶段通过,往后再表决反对”迎来万般质疑和谴责,也暗示著希盟财案表决的举动考量并非出自于维护希盟整体利益,更大的可能是安华以玩弄国会投票程序来达成个人的政治目的。倘若安华真的赞同国盟政府最新提出的追加津贴政策,那么安华何以表示“不排除希盟会在往后的三读否决财案”,那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看来他只是为了让朝野双方稍微延后分真章的时刻。说穿了,闹剧的起因完全是安华为了本身的政治利益而不惜凌驾国会程序。安华此举无疑是在本身没有过半议员的支持下,拖延时间争取更多的巫统议员转态支持而同时又不透露己方的人数。

令人气愤的是,安华的个人决定折损了选民对希盟国会议员们的信任,也间接违背了选民的委托。

在希盟执政时期,身为国会改革及行政管理跨党派核心小组主席的安华岂能不明白议员在国会投票表态的重要性?就算二读倒慕不成,许多希盟选民期望一众希盟议员可向日益傲慢的国盟政府投下不信任票,又或者凭借著近过半的在野党票数重挫慕尤丁政权。

事与愿违,现今的情况是慕尤丁和国盟因财案二读通过士气大增,而事前土团党和巫统的不和则看似镜花水月。反倒是由安华所率领的在野党阵线则是一盘散沙。这也是为何希盟支持者会对此举那么的愤怒和失望。

安华表现差强人意

自从安华正式被委任为反对党领袖和被希盟最高理事赋予恢复人民委托之后,我国反对党领袖不曾在国会正式提呈不信任动议。虽说反对党议员的不信任动议被接纳后登台的机率不大,但身为后座议员的马哈迪,末沙布和东姑拉沙里等人在国会上还是竭尽所能提出不信任动议挑战慕尤丁。

身为在野党之首的安华却对在国会提出不信任动议冷感也不给予其他后座议员支持,可见安华此前所提出的国会改革,在夺权之际就被忘得一干二净。相反的,安华几乎更注重于尝试游说王室,从而绕过国会在王宫夺权。

此外,安华也没有把握时机积极治理希盟。

随著马哈迪的离去,安华和公正党在希盟里是名正言顺的老大政党。但就算少了土团党和马哈迪从化妆师(Spin Doctor)就此反驳说安华有委任21位国会发言人以监督国盟部长。但这21位国会发言人全是公正党议员,充其量只是公正党本身的影子内阁。难道一旦希盟夺权安华拜相,行动党和诚信党的议员一个都不入阁?

事实上安华根本无心打理希盟,对他来说希盟仅仅是夺权的工具。如果安华出自维护希盟的心态,那为何盟友行动党和诚信党会对安华和纳吉巫统的谈判一无所知,又或者在二读表决的临阵变卦搞得一众希盟议员难辞其咎?种种因素已显示安华无法如2013年以前般意气风发或理直气壮地领导在野党,就更甭说要在下届选举从国盟手中夺回政权。

所以,民间开始要求安华辞去反对党领袖职位的呼声是理所当然。

政治或政党的议程得以进步很大程度取决于领导人的替换——成熟民主国度的政党领袖在败选后或表现欠佳时难免会被逼宫辞职。政党也借此机会另选新的领袖和领导层,以新风气甚至是新政策再次取得人民的青睐、信任和委托。

平心而论,安华不是唯一在大马政坛赖死不走的政治领袖,政坛老辈如马哈迪、姑里和林氏父子在其位置上也存在同样的问题,间接把政治年老化。

但安华至今身为反对党领袖的失责,已严重拖累了在野党整体的运作。况且如果选民能以“一日国会”操弄国会程序的罪名要求慕尤丁下台,同理为何选民不能向安华问责?他也同样玩弄国会程序以达个人议程。更换现有的反对党领袖不会解决马来西亚当下的政治乱局,但这对整合反对党阵线是一个好的开始。

作者:郑至健

复制网址: